塞拉利昂

埃博拉卷土重来塞拉利昂与国际社会如何力


北京看白癜风疗效好专科医院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81675023176807750&wfr=spider&for=pc

截止年2月25日,远在非洲的塞拉利昂累计新冠确诊病例例,累计死亡病例77例。从数据上看,似乎远没有美国那样严重。但在这个万人的非洲小国已经算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了。这个拥有万人口的国家,全国只有一台呼吸机,而且这唯一的一台医院。

医院都没有呼吸机。不难看出,塞拉利昂的医疗系统有多么脆弱,然而这个脆弱的国家已经不止一次遭受病毒的灾难了。除了新冠,还有更恐怖的埃博拉。年一种不知名的病毒悄无声息的光顾刚果金北部的埃博拉河,河沿岸55个村庄的百姓几乎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屠灭,埃博拉病毒因此得名。埃博拉的恐怖之处在于它像画骨绵掌一样,一步步将人的身体融化。

这种病毒一旦入侵人体,皮肤会变得脆弱,一碰就破,全身开始出血。无论多小的空隙,比如口腔、牙龈、乳腺和眼睛,舌头已开始腐烂脱落,有时喉咙甚至会咳出来。随着病情加重,感染者的精神会错乱,表情呆滞,从病发到死亡,一直在重复高烧休克醒来呕吐再休克,感染者呕吐时呕吐物能喷射到半空中2米高。

7到10天后,患者的免疫系统被摧毁,然后在接连休克中突然死亡。就是如此恐怖的埃博拉病毒在年初次出现时,残忍地带走了刚果金数百条人命。三年后,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苏丹,一时尸横遍野。

之后,埃博拉病毒神秘地消失了,直到15年后,也就是年才再度出现。随后几年里,加蓬、刚果等国相继出现疫情。一段时间后,埃博拉病毒又销声匿迹了。十年后,也就是年埃博拉卷土重来,非洲西部出现了严重的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

据报道,年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很可能源于一名生活在几内亚已经去世的两岁小孩。这个小孩生前曾被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果蝠叮咬,之后就一直发烧,排出黑色的粪便,并且呕吐。四天后,于年12月6日死亡。

这个两岁小病人被认为是零号病人,他去世后,他三岁的姐姐和祖母相继死去,参加婴儿祖母葬礼的几名村庄外部的人员也出现了感染症状。那么几内亚的疫情又是怎么传到塞拉利昂的呢?这就要追溯到年1月份,一个塞拉利昂人在几内亚的美良杜村的一户人家做客,主人家染上了埃博拉病毒,但这塞拉利昂人并不清楚,他回到塞拉利昂的家里后,没过多久就痛苦地死去了,然而政府并没有及时调查这名感染者的死亡,也没有及时报告。

随着输入病例越来越多,4月1日,塞拉利昂才终于加强了戒备。虽然加强戒备,发现了一些疑似病例,但所有检测均为阴性,所以人们并未重视这次疫情,都认为病毒离自己很遥远。5月1日,人因参加一名巫医的葬礼都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这个时候大多数人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应该采取点措施了。一个多月后,巫医所在的凯拉洪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所有学校、影院和夜间聚会场所被强制要求关闭。接着,凯内马区传出实验室诊断出了第一例埃博拉病例。这个实验室是为了管理拉沙热病例专门设立的,但随着埃博拉患者不断增加,简陋的隔离式很快就人满为患。

更糟糕的是,在医疗资源本来就不足的同时,凯内马的八名护士在七月份被感染了。这个时候医生和护士成了最危险的职业,越来越多的人死于埃博拉病毒。到7月中旬,世卫组织培训的小组在12天内就埋葬了五十多具尸体。

塞拉利昂人民开始恐惧害怕,不知道哪天病毒就感染到自己身上,但此时仍有一小部分民众不以为然,甚至怀疑病毒的真实性,认为是媒体过分夸大了病毒的恐怖。一直到7月29日,该国唯一的病毒性出血热专家因感染埃博拉死于凯拉洪的医疗设施中。

那些怀疑埃博拉病毒真实性的人才彻底傻了眼。此时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塞拉利昂出现了恐怖的致命病毒,已经有上千人为此丧命。八月份,塞拉利昂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百姓恐慌,农田没人打理,有些村庄已经看不到人的活动,整个国家仿佛被诅咒一样,上空笼罩着让人绝望的阴云。

埃博拉的恐怖让塞拉利昂人民恐惧,也让政府当局有了足够的重视。为了遏制疫情,在受冲击最严重的区域和家庭建立了隔离区,由军队强制实施。同时,政府通过了一项法律,任何人一经发现,藏匿患者都将判处最高达两年徒刑。

但强压之下,疫情似乎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在八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位世卫组织部署在凯拉洪的流行病学家受到感染,人们对医务人员逐渐失去了信心,就连病毒专家都感染了。那谁来拯救那些普通老百姓了?

八月底,塞拉利昂累计报告例病例。九月份,首都弗里敦的病例激增,每天至少有30个人因埃博拉病毒死去。十月初,在洛克港已经没有哪一个卫生保健设施中还有空置的病床。十月中旬,埃博拉病毒在塞拉利昂疯狂传播,每个星期都有多个人感染上这种恐怖的病毒在疫情爆发期间,名医护人员应对着两万多病人,医护人员的死亡比例达到了惊人的十六分之一。

所以,即使有高薪,也几乎没有人愿意当护士。正当塞拉利昂处于国家崩溃边缘时,一些国家逐渐撤离,也有一些国家对非洲的支援逐渐到来,中国就是强力的支援力量之一。早在四月份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中国就派出万人民币的防疫物资。

到了8月份,埃博拉在疯狂传播之时,中国立即组织万人民币的物资支援西非。塞拉利昂外交部长亲自赴机场迎接,感叹中国雪中送炭。在九月份,因为埃博拉疫情不可收拾的情况,中国再次慷慨一把,紧急支援2亿人民币的粮食和防疫物资,并且派出中国专家和医护向埃博拉宣战。

十月份,埃博拉疫情让塞拉利昂即将崩溃,连护士都缺少的绝望时候,中国再次加码,先在10月16号提供1亿人民币的物资,里面包括救护车、摩托车和上万的医疗防护设备。最重要的是,这次中国派出十几名专家计划培训出上万的护士和防疫工作人员。

10月24日,中国还在加码力度更大,5亿人民币的物资支援西非,势必要和埃博拉决战到底。在中国没来之前,埃博拉的样本检测需要送到很远的地方,要72小时之后才能出结果。检测慢,管理乱,这样的效率也难怪疫情得不到控制,因为中国有非典和禽流感的抗击经验,甚至隔离和效率的重要性。

解放军卫勤力量支援后,七天时间,医院医院,一个月时间援建一所5平米的诊疗中心,让非洲惊讶中国速度。当地流传出一首民谣,别人因埃博拉走了,中国因埃博拉来了。我们共同努力,一定能消灭埃博拉。

这样有了科学标准的检测、监测、防控、治疗,埃博拉疫情开始逐渐有了拐点。不过,埃博拉不同于新冠,高致死率使得医疗过程具备高危险性,许多中国医护人员支援前甚至写好遗书交代后事。当时西北的环境十分恶劣,每天30度的高温之下,还必须穿上防护服,并且要持续工作,一不小心感染到很大可能就是生命的代价。

据支援的专家说,疫情严重时会有这样的情况,连续的工作会让人体力耗尽。在防护服封闭的高温下仍会中暑,出现呼吸急促,让口罩仅仅贴近口鼻,无法呼吸,这时就必须用手摘掉口罩。而这时往往就是最容易感染病毒的时候,这让那些支援过的专家们至今心有余悸。

到年,中国持续派出一千多人的医务力量,埃博拉也逐渐被控制住。年11月,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支援下,塞拉利昂疫情结束,这个被长期折磨的国家又走过了一趟苦难之旅。




转载请注明:http://www.shuanghuancar.com/ddqh/11125.html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