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

湖湘最美丝路青年中国湖南第21批援塞


塞拉利昂位于非洲西北部,高温多雨的热带季风气候和极差的卫生条件导致这里充斥着伤寒、疟疾、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居民平均年龄只有38岁,约1/4小孩不能成年,被联合国列为全球最贫困的五个国家之一。

中国(湖南)第21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是自愿报名,经过审核、考试、面试和培训才能成为正式队员,医院检验科主管技师李艳冰就是其中之一。为什么会选择援非,她说:“‘公勇勤慎,诚爱谦廉,求真求确,必邃必专’的湘雅精神,支撑着每一个湘雅人一路前行。行医路上没有贫富贵贱之分,只是秉承‘救死扶伤’的理念。作为一名湘雅人,面对困难,面对危险,不应退缩和放弃,而是勇往直前去承担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使自己的人生更加充实,更加有意义”。

“等你开学的时候,妈妈就回来了”

年1月,中国第一个对外宣布派医疗队赴阿尔及利亚,伴随着中国于当年4月派出第一支援外医疗队,中国对非卫生援助历史就此开启。这些年来,中国先后派遣两万多名医护人员前往非洲支援医疗建设,足迹遍布非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救治了约2.7亿名非洲患者,为非洲人民健康及公共卫生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年,由医院和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培养临床检验诊断专业的李艳冰,医院检验科技师。也就在那一年,医院肾内科肖湘成担任队长的中国第12批援津医疗队,在津巴布韦开始了为期两年多的援非医疗任务。或许在那一刻,李艳冰还没有想到日后自己也会加入援非医疗队。

有这样的想法是工作三年后,当时全球为之惶恐的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地区肆虐。受国家卫生计生委派遣,医院先后组织两批医护专家赴塞拉利昂开展医疗救治工作,在这其中,有李艳冰尊敬的前辈,有朝夕相处的带教老师。最终医疗队取得了“打胜仗、零感染、全治愈”的可喜成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为医院颁发了“埃博拉出血热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荣誉。那时候,李艳冰为身为湘雅人而自豪。

年,湖南省组建中国第21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虽然连塞拉利昂具体在地图的哪个位置都不太清楚,虽然家里两个孩子分别只有五岁和两岁,虽然同为医院神经外科的丈夫也很忙碌,李艳冰还是想报名参加,丈夫只说了一句话,“想去就去吧!家里的一切,你不用担心,有我还有爸妈呢”!科室只有一个名额,有援非愿望的同事很多,领导经过综合考虑之后,还是选择了李艳冰。

李艳冰给大儿子买了一个地球仪,在上面找到了塞拉利昂。“妈妈要去这个地方工作一年。”“那你晚上还能回来陪我睡觉吗?”“不能,因为那边有很多需要妈妈帮助的人。”“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陪我?”“等到你明年开学的时候”……这是李艳冰临出发之前,与大儿子的对话,再看看旁边刚满两岁,已经睡着的小儿子,她的心里万般不舍。

“留下一支带不走的检验队伍”

年6月23日,中国(湖南)第21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抵达位于医院。

“下飞机之后,感觉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虽然是首都,但是规划简单,特别简陋,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公共卫生间。”李艳冰说。“蓝色屋顶,王字型结构、铺着地医院,已经是周边最好的建筑了。”

医院志愿者授课

医院是塞拉利昂“抗埃”期间,中国政府援助建设,这里距离市中心约20公里,周边村庄道路和卫生条件极差,一旦下雨,道路泥泞不堪。由于塞拉利昂一年中一半时间都是雨季,道路经常积满了泥水,蚊虫特别多,所以当地居民疟疾发病率相当高,这也给医疗队队员带来了患病风险。而一旦进入旱季,这里连续四五个月没有一滴雨水,骄阳下的天空布满扬尘。由于塞拉利昂经济落后,医院没有市政供水,医院和医疗队用水都来源于井水,水质非常不理想。

生活上的困难,李艳冰都有预料,最让她忧心的是检验科仪器,虽然援建的仪器齐全,但是由于长期缺乏仪器保养和维修能力,加上供水供电时常出问题,导致仪器耗损严重。她说:“正在操作运转的仪器最害怕断电,因为正在检测的血样会凝住管道,仪器也没有办法复位。”

就这样,李艳冰成了“修理工”,拆仪器,清洗仪器,再组装。因为电力不可控因素太多,她开始不依赖电,用纯手工方法进行检测。此外,医院的经验带到了这里,严格把关实验室质量控制并优化流程,同时建立和完善标本储存制度。

检验科有20多人,但是大多数都是志愿者,院方主任介绍这个科室的原话是,“都有中专学历,但是在专业知识的掌握上,很多都不懂。”李艳冰了解后发现他们理论知识薄弱,能进行简单的检验操作,但是结果异常,却不会找原因。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必须提高这些人的专业能力,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才能真正提高当地的医疗水平。

李艳冰和大家商量讨论,了解大家最迫切想学习的知识是什么,然后利用工作之余制定教学计划,开班授课。她常常熬夜做课件,将中文翻译成英文,参考世界卫生组织WHO出版的标准和手册,再根据自己的经验,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和大家交流。“我从实验室管理体系说起,因为只有正规流程才能保证检测质量,人员、仪器、试剂、场地、顺序、发报告,如何科学采样,如何规范自身行为,每一个环节都有系统的讲解。”李艳冰说。

就这样,李艳冰充分采用理论教学和现场操作培训相结合的培训模式,助力当地医疗队伍建设。她利用所学知识,传授“实验室生物安全”“检验科定量、定性项目的质量控制”“疟疾诊断方法与显微镜检”“疟原虫种类鉴别要点”“消化道溃疡——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实验室诊断”等理论课程,开展疟原虫厚薄涂片和镜检等现场操作培训。

“我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

在塞拉利昂,李艳冰每天8点钟会准时出现在实验室,开始做检测,因为大多是手工检测样本,所以异常忙碌,中饭晚饭基本都会错过饭点。因为长时间操作显微镜,视力也出现了稍许问题。

李艳冰给当地居民普及健康知识

除了检测当地患者,她还负责参与当地或驻塞拉利昂华人患者的临床疑难、危重病例会诊讨论,尤其是查找疟原虫。塞拉利昂是疟疾高发地区,蚊虫防不胜防,每年数以万计的人遭受疟疾感染,因重症疟疾死亡人数高达余人。

年10月,一名26医院,最初症状就是发烧,全身无力,恶性疟疾抗原试纸检测结果始终是阴性,查不出病因。患者病情一度恶化到病重,医院甚至考虑启动应急支援系统,送回国内诊救。李艳冰在做患者血常规检测时,发现其血小板很低,怀疑是血液病,可是显微镜下细胞又是异常。她又怀疑是检测的水质影响了结果,就去厨房取饮用水来制作血片,还是怀疑是疟疾。因为疟疾在不同时间会有不同变化,只能多次送检,多次检测,连续检测,提高检测率,最终李艳冰发现疟原虫居然寄生在红细胞里,原来是“卵形疟原虫”。患者确诊之后,在医疗队治疗下,很快痊愈。

这之后,医疗队又在几例恶性疟原虫抗原检测阴性的疟疾患者血液中,找到了卵形疟原虫。李艳冰因发现塞拉利昂罕见疟原虫种类“卵形疟原虫”,并向塞拉利昂卫生部上报,使医疗队疟疾诊治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

为了让当地居民更好地认识疟疾,她和志愿者们一起深入当地居民社区,为医院周边社区进行疟疾防护知识宣教和传统中医介绍,告诉大家怎么认识疟疾,疟疾有哪些类型,如何防治,如何处理。医疗队还通过媒体,在塞拉利昂当地电视台“青年之声”栏目,推出大众健康知识访谈节目。

可以说,李艳冰和医疗队队员们每一天都在竭尽全力工作着,“在这儿工作,条件艰苦,也可以苦中作乐,但是每次过节想家,想孩子,就很难受”。李艳冰说,“尤其是春节,特别难受,原本医疗队想包饺子庆祝,但是当时国内疫情状况,大家都没有心思,吃完中饭,就回屋联系国内家人了”。丈夫还是同样的话,“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在国外照顾好自己”。

年2月7日,由30名医生、名护士组成的医院第三批驰援武汉国家医疗队从长沙出发,听到这一消息,李艳冰心里既自豪,又担忧。医院的援非医疗队也开始组织疫情防护培训,随时应对新冠疫情“袭击”。

4月17日,医院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虽然是检验科医务人员,但是李艳冰带着检验科同事们冲在最前线,承担起血液检测工作和鼻咽拭子采集工作。在塞拉利昂,她们没有生物安全柜,没有符合生物安全级别的实验室,仅有的是国内应急空运过来的个人防护着装。鼻咽拭子采集常会刺激患者反射性剧烈咳嗽,被认为是医务人员在救治新冠肺炎患者过程中,被感染风险性最高的医疗行为之一。李艳冰与检验科同事们一同走入隔离区,坚决执行所有检测。

为了保护每一个同事安全,她给大家做模拟培训,把网上视频操作反复放给大家看,更是每天一一检查所有人防护服穿戴。40℃高温天气,李艳冰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身上多处起了皮疹,检验科同事都是上一天班,休息一天,李艳冰每天都在岗。

6月30日,随着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所有人都长长舒了口气。按照计划,李艳冰和队员们援非工作满一年,即将回国。但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原定的援非工作安排,回国日期一延再延,那时候,李艳冰心里有些愧疚。“我是一个特别守承诺的人,当初答应孩子,在他来年开学的时候,会陪着他一起报到,这一次,我失言了。”

对自己孩子失言了,对于检验科的志愿者,她却带去了希望。在塞拉利昂,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很困难,医院学习的目标,就是积累经验,通过专业考试,能被政府雇佣。李艳冰到来之前,检验科有过四五个被政府雇佣的员工,而绝大部分是年复一年考而无果的志愿者。为了帮助这些年轻人,李艳冰找到当地大学医学检验教师,了解历年考试试卷,总结知识点,给大家讲解,搜集复习资料。一年下来,这群志愿者最终有6人成功被政府雇佣。

9月25日,经历一年零四个月援非工作,李艳冰和队友们要回国了。那一天,她在检测室带过的所有志愿者都来送行,有人甚至是赶了四五个小时的路,大家都泪流满面说着“谢谢”。李艳冰回答最多的就是:“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当地群众很朴实,也很热情,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感谢。这一年多,我觉得来非洲特别有意义。”李艳冰说,“在非洲每一天,我都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带着湘雅人的责任感。我们整个医疗队很团结,面对苦难,我们勇往直前”!

李艳冰(右)医院同事在一起

10月11日,经过十四天隔离之后,李艳冰回到长沙,回到自己的家,看到老公那一刹那,她觉得又有了依靠。当两个孩子喊着“妈妈”扑过来的时候,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里面有激动,有兴奋,还有亏欠。她说,等孩子们再长大些,她要把自己在非洲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也会理解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选择去援助非洲。

[本文刊于《中华儿女》杂志年第3-4期]




转载请注明:http://www.shuanghuancar.com/dlwz/11133.html


当前时间: